100年前的今天,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在进行,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战争之一。这场战争伴随着年复一年的流血牺牲,人类目睹了恐怖和不可理喻的现代大规模破坏力量。事实上,由于战争死伤人数如此之多,以至于在战争结束之前,人们就意识到这场战争的灾难,将其称之为“结束所有战争的战争。”今天,当我们重新审视过去的盲目乐观,这种说法更像是苦涩的讽刺和愚蠢的理想主义。

一个世纪后,我们世界上不再有历史亲历者,没有人能够再讲述自己亲身经历。但是,那个时代幸存的照片寥寥无几,很难弥补历史巨大的鸿沟。即使如此,这些影像只是那场战争的抽象记录。例如,墓地中一望无垠白色十字架让观众感到敬畏,但是却很难与那个时代的个人产生共鸣。这种让观众感觉一战是久远的故事,与自己日常生活无关。

尽管您感觉一战已经非常久远,但或许我们还未从远离那段恐怖的无人性时代?或者我们仍然停留在1919年而浑然不知。

这是美国摄影师兼探险家杰夫(Jeff Gusky)的想法,当他发现在法国零落散布着大规模”地下城市”后,就开始收集这些一战时期的重要见证。随着杰夫不断深入探索这些地下奇观,这些百年前人类留下的痕迹、情感和艺术开始浮出水面。杰夫说,他的使命是”用照片建立我们与一战中人们的直接联系,这些人见证了人类第一次大规模破坏行为。如今,快节奏的现代生活让我们很难了解这些百年前的同类。我希望这些照片可以能让我们走近这些同胞,也让我们反思人性,让我们暂时超越所处的物质世界。”

在欣赏了杰夫的作品后,我们发现这些看上去遥远的照片,实际上极其生动真实,甚至让我们身临其境,因为照片内容与我们今天的生活息息相关。

***

杰夫的探险从地面部开始,他最先拍摄地上的一战遗迹,例如沙坑、沟渠和战地医院等,这些遗迹分布在Champagne到瑞士边境线上。随着工作的进行,杰夫逐渐与当地一战爱好者、土地所有者和村子建立了亲密的关系,这并不容易,因为当地社区在传统上与法国北部是隔绝的。杰夫得到信任后,他被允许进入许多私人土地上(或地下)的一战遗址,从而让这些遗址进入公众视野。这其中最让人惊叹的是之前从来没有人知道地下城市,。

法国的地下城市并非第一次发现。从中世纪开始,法国人就在砂岩地下,使用石材修建城堡、教堂、堡垒和住宅。人们早在十字军东征的冲突时期,就开始居住在地下寻求安全。此外,人们也曾发现记载哥萨克掠夺事件的铭文,这可以追溯到拿破仑战争时期。

毫无疑问,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冲突时期之一。在这个时期,砂岩不再是作为其古老用途,而是转变成为现代前线指挥部。随着战争不断延续,在这些巨大古老的空间里,人们配备了当时最先进的科技设施:电灯、电报、通风系统、街道标识、自来水、地下铁路、邮局和医院。这些”城市”类似于今天的军营,在靠近前线处提供相对舒适和稳定的生活。它们是身心受伤的士兵提供免受战争恐惧的庇护所,杰夫发现面对残酷现实的人们能在这里找回了自己。

今天,地下城市是一片未知的蛮荒之地。但是杰夫用照相机让我们有机会了解这里,这里曾经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士兵们休养生息的场所,我们可以在这里看见他们人性的光辉。外面世界已经坍塌,只有死亡、疾病和无尽的恐惧,但是我们可以在地下看到个人希望和梦想。许多面对着即将到来死亡的小伙子们,在这里度过了珍贵的时光,并且希望在世界上留下自己永恒的印记。大部分残遗图案是匆忙中刻下的姓名(就像不久前写下的一样),粗俗的性漫画,或者是棒球赛比分。有些图案中有爱人的名字(”Vera”)或家庭住址,他们显然在思念自己的家乡。有些雕刻图案包括更加复杂的宗教形象,繁复的标记,甚至有栩栩如生的雕塑。且不论这些作品的艺术水准,所有这些内容都反映了人类共同的情感:在面临死亡的时候,他们本能地希望留下一些生命的痕迹。

通过杰夫的作品,我们很容易深切体验到人类的存在。杰夫在成为摄影师之前,曾是一名急诊外科医生。作为医生,杰夫需要与陌生人建立亲密联系,帮助人们看清自己所面对的危险,从而做出生死攸关的艰难决定。杰夫以同样的方式看待摄影师的职业:”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帮助人们看得更清楚,特别是看清虚幻的现代生活。当我们盲目崇拜科技,忘记自己人性的时候,世界就会变得非常危险。摄影师能够让我们审视自己的人性,帮助我们克服现代社会的麻木,看到到人性的不完美之处。”

对于杰夫来说,第一次世界大战是非常重要的时刻,因为人类从此开始面对科技进步的负面影响。这次大战造成的难以想象的大规模破坏,在很大程度上与19和20世纪的重大发明相关,例如电力、飞机、工业化学、通信和大众传媒。在大战前,科学进步给人们的感觉是,它们只会给人类带来好处。当大战开始后,人们才发现这些神奇的发明,从方便生活的工具,变成了造成大规模破坏的武器。”文明进步”的技术让士兵们将这些古老的砂岩,建设成地下城市,然而也正是这些技术,让他们被迫居住在地下。那些看似将生活变得更好的发明,在众目睽睽之下,变成了每个人的噩梦。简单来说,这些人亲眼目睹了”我们”的科技,是如何轻易地变成了敌人。我们真正认识到科技进步也有其黑暗面,所谓进步能以无法想象的规模摧毁我们自己。

这些一战时期人们真正的想法,能够给当代人类带来启示。从很多方面来看,当时和现在的世界并没有太大不同。人们居住在摩天大楼,使用公共交通或私人汽车上班,去电影院观看电影,受到大众传媒的影响。在更深层次上,当今人们正在毫无察觉下,逐渐忽视非人道的大规模科技进步,忘记这些有可能会让蒙蔽我们的良知。因此,人们又一次开始相信科技万能(进而相信完美的人性)。但是身处一战中的人们给我们的教训是,一旦人类不再自律,大规模灾难就会接踵而至。杰夫的作品关注个体,关注一个个名字、一幅幅雕刻、一颗颗心灵,借此彰显我们的人性和良知,因为灾难降临时,当无数生命面临危险时,我们需要人性和良知来度过漫漫长夜。

这也正是杰夫作品如此有力量的原因,这些照片不仅让我们亲近百年前的物品,而且让我们为微小的历史瞬间而感动。照片中的人们喜爱棒球队,正如我们今天还在为这些球队而欢呼。第一次世界大战动员了世界各地的士兵,他们来自欧洲、美洲、中国、印度和巴基斯坦(总共6500万人),但是只有当我们看到某个士兵刻下的名字时,当我们看到某个人留下的生活痕迹时,我们才能更加真切地了解这几千万生命的含义。当我们凝视这些照片时,我们能够跨越历史的鸿沟,揭开现代战争的迷雾,并且去感受留下生命痕迹那些人的情感,他们能让所有人产生共鸣,他们希望其他人知道,”我曾经生活,我曾经存在,我很重要,我就在这里。”

***

您或许觉得第一次世界大战很遥远,但是我们不会忘记那个时代的人和事。我们尽管无法直接看到杰夫照片中的人们,但是他们却是和我们一样的现代人。他们为时代前进而欢呼,却没有认真思考,结果他们在科技进步黑暗面之前脆弱地倒下。通过他们的故事,我们可以提醒自己,盲目崇拜科技进步可能会导致无尽的死亡和破坏,其力量之大常常会超出人类的想象。

用杰夫自己的话来说,发现这些不可思议的人类痕迹,就如同海浪将沉船遗骸中几千个瓶子带到沙滩。杰夫拍摄的每幅雕刻作品都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另一个生命,这些信息告诉我们当世界分崩离析之时,当所有幻象消失之后,人类还剩下什么?我们用艺术向他人诉说,我们用爱拥抱彼此。

—Alexander Strecker(亚历山大·斯特)


Editor’s Note: If you’d like to find out more about this amazing project, be sure to check out The Hidden World of WWI website.

您可以每天在lensculture.comFacebookTwitterInstagram发现更多来自全世界不同文化激动人心的最新摄影作品。